错把镜头当茶杯财物损坏如何赔?

  生活中,人们都有不小心损坏他人财物的可能性。一方是无心之失,另一方则无辜受损,遇到这样的情况,到底该如何赔偿,责任承担比例该如何划分呢?陆天是一名听力残障人士,但是他有一技之长,是当地挺有名的摄影师,所以,经常参加各种残疾人联欢联谊活动,拍摄活动照片。6月的一天,他又接到了社区活动通知,一大早,就开开心心地带上自己的宝贝相机和各种镜头来到了现场。

  一阵欢快的乐曲声响起,活动开始了。陆天不停地穿梭在场地里,捕捉各个节目的精彩瞬间。随着拍摄的要求的变化,他熟练地从摄影包里拿出不同的镜头进行更换调试。陆天听到节目报幕,赶紧从桌子边站起来,迅速地换下一个镜头,顺手把这个镜头放在了桌子上,赶紧跑到舞台前面去了……

  就在他没走一会儿,社区请来的活动服务人员王晓娟拎着水壶走到了会场各个桌椅间,陆续为嘉宾观众掺茶倒水。走到这个桌子前,王晓娟想都没多想,拿起一个“茶杯”,直接往里添了水,放下就走了。

  节目演出结束,陆天回到桌子边,收拾起自己的镜头,突然,他惊呆了——自己的镜头里面都是水!陆天赶紧把镜头里的水倒出来,天啊,这是他最当宝贝的一个镜头,就这么废了。

  陆天气不打一处来,大声质问是谁往自己的镜头倒水。社区的张姐听到陆天的怒吼,急匆匆赶来,一看傻眼了。于是,社区张姐帮着询问刚才是谁在这里掺茶倒水,远处的王晓娟听到张姐在问,不明就里地走过来,承认是自己倒的水。在陆天愤怒的指责中,王晓娟这才发现,刚刚自己误以为的“茶杯”竟然是个镜头!在场的大伙儿面面相觑,乍一看这镜头,圆滚滚的造型,又没什么特别的明显标识,还挺像一个塑料大杯子的。

  王晓娟急忙辩解,自己不懂照相机,也不认得什么镜头,刚才需要掺水的人太多,自己根本没有留意到那是镜个头,也不是故意的,凭什么要自己全额赔偿陆天,说着说着,王晓娟都急得要哭起来了。

  一个说必须要全额赔偿,因为这个镜头很贵;一个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坚决不同意全额赔偿。双方僵持不下,互不相让,陆天气得直喘粗气,王晓娟也很不服气,一个劲儿说自己好倒霉。社区张姐和活动组织方看这两个人一时半会儿也劝解不下来,赶紧把两人带到附近的司法所里,请人民调解员进行调解。

  陆天表示,自己是残障人士,好不容易有个一技之长,找到一个糊口的活,镜头就是挣钱吃饭的工具,没了工具,还怎么工作?而且这个镜头是从陆天大哥那里借来的,弄成这样已经无法归还。镜头当初买成12000元,现在市场价涨到了15000元,自己要求王晓娟全额赔偿合情合理。

  王晓娟则认为,自己是临时过来服务,在现场负责掺茶倒水,见陆天忙得满头大汗,就好心给他倒了水,自己也不认识镜头。而且镜头那么贵重,陆天自己随随便便放在桌子上,陆天自己也有责任。而且镜头用了多年,也不可能按市价赔偿15000元。

  由于王晓娟和陆天都存在过错,陆天没有尽到自己保管和提醒的责任,但是王晓娟倒水直接导致了镜头损坏,过错责任更大。因此,人民调解员在调解时,综合考虑了这些情况,对双方进行调解。最终陆天和王晓娟达成一致意见,王晓娟按照现在镜头的市场价15000元进行赔付,扣除镜头5年使用的折旧费、以及按比例陆天应承担的未尽到保管和提醒义务责任的费用,王晓娟总共赔付陆天11000元。王晓娟先支付2000元,余款由陆天出示发票后再支付,镜头的残值由王晓娟处理。另外,王晓娟所在的物业公司也单独与王晓娟达成补充协议,愿意承担一半的赔偿金额。至此,案件调解圆满结束。

  解读嘉宾成都市青白江区司法局 副局长 文强四川志宽律师事务所 律师 陈秋玉

  财物损坏是指行为人将不是自己的所有或者占有的东西毁坏,财产所有人或者占有人向行为人赔偿损失。赔偿损失,是指行为人向受害人支付一定数额的金钱以弥补其损失的责任方式。

  服务人员往相机镜头里倒水的行为是否为职务行为?为什么物业公司还承担了一部分赔偿责任?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六十五条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一条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后可以向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的工作人员追偿。

  本案中,服务人员作为物业公司的聘用人员,负责该场活动中由公司安排的掺茶倒水工作,其掺茶倒水行为应认定为职业行为,所以物业公司承担了部分责任。而服务人员因为认知能力导致财产损坏,其本身也是具有过错的,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镜头的使用者作为镜头的保管者,在其保管范围内应承担物品的保管责任,特有贵重物品的保管者在其把镜头顺手放到桌上时,应告知别人这个镜头是贵重物品,或者自己亲自保管该物品,而且根据《民法典》第八百九十七条的规定:保管期内,因保管人保管不善造成保管物毁损、灭失的,保管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镜头的使用者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根据侵权过错程度划分责任大小。《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七十二条规定:二人以上分别实施侵权行为造成同一损害,能够确定责任大小的,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责任。

  本案中,服务人员和镜头使用者都存在过错,镜头使用者行为实施在前,服务人员行为实施在后,多因一果,镜头使用者确实没有尽到自己保管和提醒的责任,但是服务人员倒水直接导致了镜头损坏,所以服务人员过错责任更大。因此,调解时,是综合考虑了这个情况的。最终是服务人员承担了绝大部分的赔偿。

  《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八十四条:侵害他人财产的,财产损失按照损失发生时的市场价格或者其他合理计算方式计算。

  这里要注意的是:一般是按照财产损失发生时那个时间的市场价格计算,如果该物已经使用多年,则其全价应当是在市场上相应的折旧价格。

  因为相机镜头有点特殊性,它是光学产品,所以会保值甚至增值的,一般会根据摄影行业的惯例标准来计算折旧费用,这也是为了公平起见。所以,本案中,调解员是认真咨询了当地摄影家协会的专业人士,了解到,目前摄影家协会是按照年限平均法来预计摄影镜头使用年限的,一般来说一个镜头的使用年限是20年,每年按照固定折旧率5%计算。本案中的镜头是2016年购买的,已经5年,按照现在的市场价15000元算下来就是3750元的折旧费。

  《民法典》第四百六十一条规定:占有的不动产或者动产毁损、灭失,该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权利人请求赔偿的,占有人应当将因毁损、灭失取得的保险金、赔偿金或者补偿金等返还给权利人;权利人的损害未得到足够弥补的,恶意占有人还应当赔偿损失。

  本案中,在财产损失后,相机镜头的所有人,也就是镜头使用者的哥哥可以向借用人或者侵权人追偿财产损失。

  财产全额赔付后,一般毁损物品归行为人所有。本案中,服务人员已向镜头使用者赔付了镜头的价值,毁损的镜头归服务人员所有。

  残值是指在一项资产使用期满时预计能够回收到的残余价值,也就是在固定资产使用期满报废时处置资产所能收取的价款。在本案中,相机镜头虽然被毁损,但是处置它时,依然有可能收取到残余的价值。因为,这里毁损的只是镜头的使用价值或交换价值降低了,不过镜头中还有其他零件,它们是否还有其他价值,这个需要经过专业鉴定后,才能确定。

上一篇:BeddyBear 杯具熊 双盖浮雕鲸鱼款杯具熊BEDDYBEAR儿童
下一篇:contigo 康迪克 美国contigo康迪克 儿童吸管水杯 户

 

相关资讯 Releva ntnews
热点资讯 Hot spot
水杯子(834232)
服务热线

http://www.vidiotsannex.com

山猫体育平台,山猫体育官网,山猫体育app

网站地图